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二零一四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

本书从2014年全国公开发表的数万篇微型小说沙里淘金,精选而成。这本书的作品代表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二章 照壁
章节列表
第八十二章 照壁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孙东

  起风了,四合院中照壁的琉璃瓦在惨淡的夕阳下反射出诡异的光,使偌大的院子更显阴森。偶尔,从正房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咳嗽声,才证明这里还住着人。

  正房内,床上躺着一位老人,他眼睛半睁,眼神有些迷离,胸口起伏着,吃力地喘着气。

  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只乌鸦叫个不停,使老人心头有些烦躁。他努力睁开眼睛,把头转向守在身边的老管家:“老伙计,看样子我的大限快到了,劳烦你把那不孝子找回来,我有要紧的话对他交代。”老管家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就迈着蹒跚的脚步离开了。跨出正房的那一刻,他回头看到,两滴浑浊的泪从老爷眼角流出。他替老爷心酸,打心眼里恨那个只知道花天酒地,不干人事,伤透了老爷心的少爷。

  风比刚才大了一些,老人的意识有些模糊了,仿佛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那时候的老人叫张狗子,父母在一次饥荒中先后饿死,吃百家饭长大的狗子进了县城,在一家小烟行做了学徒。

  县城因生产优质烟叶而盛名在外。烟行从烟农手中收购烟叶,再转售给上海、天津等地的烟厂。

  狗子把烟行当作了家,起早贪黑地干活,从不叫累。掌柜四十多岁,膝下无子,便把狗子当儿子来养。从此,狗子白天学习做生意,晚上认字读书,狗子改名为张济祥。

  日子一天天过去,张济祥娶了老掌柜的女儿,变成了张掌柜。年轻的张掌柜脑子灵活,他派人到洋人那里学习烘烤技术,免费向烟农传授,并上门收购,生意越做越大。发了财的张掌柜对乡亲们从不吝啬,饥荒时他捐钱捐粮赈灾,饥荒过后,他建学堂,资助孤儿。

  从小没有家的张掌柜在县城南关买了前清满人留下的一座三进四合院,院子宽敞,最吸引人的要数院内用大青砖垒起的照壁,照壁上雕有九龙九凤,仿佛在照壁上飞舞。更难能可贵的是,院子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后花园。张掌柜十分满意地搬了进去。

  老人从回忆中缓缓走了出来,睁开眼,儿子仍未回来,轻轻叹了口气,又进入梦中。张掌柜有一块心病——青梅竹马的爱妻在难产后离他而去。他没有续弦,把对亡妻的爱全部给了唯一的儿子。可在溺爱中长大的儿子不学无术,吃喝嫖赌样样占尽。为了让儿子改邪归正,张掌柜费尽了脑筋,伤透了心,却没有丝毫效果。

  这天,张掌柜托人从南方买回了一个楠木大棺,以备作古之后用。把棺材抬进院子时遇到一个难题,照壁太宽,挡住了去路,张掌柜当即下令拆了照壁,在众人的惋惜声中,他若有所思地捋着花白胡子。

  是夜,借着月光,张掌柜和老管家悄悄在照壁下埋了三箱财宝。干完活后,张掌柜对老管家说:“老伙计,我知道富不过三代,这个不孝之子挥霍无度,是我酿的苦果,我料他在我死之前就把这个家败得差不多了,希望我死后,这个逆子回心转意。明天我就把照壁再修起来,出殡时拆了照壁就能发现我留给他最后的遗产了。”说完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透着三分得意,七分凄凉。

  第二天,一个新的照壁在原地再次建了起来,仍然是青砖结构,仍然是龙凤呈祥,顶部增添了琉璃瓦后,比原来更显大气。

  再次从迷糊中醒来,天已经彻底黑了,屋子里暗极了,张掌柜觉得冷风从脖颈中灌入。忽然,他从黑暗中看到了爱妻,看到了许多离去的亲人向他走来,他有许多话要说,却无力张开嘴。身子轻了、轻了,他和那些逝去的亲人走到了一起。躺在床上的张掌柜始终没有闭上眼睛。

  过了许久,前院才传来儿子与老管家的争吵声,儿子在老管家的推搡中进了正房。看到尸体,俩人一时间呆在那里。悲痛很快便在张少爷脑中烟消云散,赌红了眼的他失去了理智,满脑子都被骰子给占满了,渴望马上返回赌场。

  于是他轰走了正在抹眼泪的老管家,立马找了张破席子把还未完全冰冷的尸体卷了起来,扛到了后花园,草草挖了个浅坑就给埋了。然后,回屋拿着房契,看了一眼那口楠木大棺,锁了大门,奔着赌场而去。

  风更大了,如鬼哭,如狼嚎,随风而来的还有漫天的黄土。第二天一早,风停了,房子上、院子里、照壁上落了一层厚厚的黄土。